一和尚与一牧师一次真实的对话(很精彩)新闻

/ / 2015-10-25
一和尚与一牧师一次真实的对话(很精彩) 作者:网络 | 来源: 基督教 阿们网 | 时间:2009-07-13 一位是得道的高僧,另一位是得胜的 基督徒 。 一次和谐的相遇,一段精彩的对话。 在...

一和尚与一牧师一次真实的对话(很精彩) 作者:网络 | 来源:基督教阿们网 | 时间:2009-07-13

 

一位是得道的高僧,另一位是得胜的基督徒

一次和谐的相遇,一段精彩的对话。

在一次宗教会议结束回家的途中,一和尚与一牧师奇妙的安排在一起了。然而,他们没有放弃进一步交流、沟通的机会,二人来了个信仰大探讨,互相了解、比较及各自的信仰。

我们知道,在中国有许多人说自己信佛,但其实真正信佛的人其实不多,而是拜佛的多。很多人只是迷信佛,(一个人如果对某宗教的基本教义都不明白、而去信的话,就是迷信)只是把佛当成“阿拉丁神灯”来保佑或家里有长辈拜拜,也就说自己信佛。很多拜佛的人,只为自己求,不为大众求,这是自私的求。
很多人只是求保佑,而不求生命的更新。该赌博的继续赌博,改玩乐的继续玩乐,该贪婪的继续贪婪。相信这些都不是佛祖想看到的。

  但在不久,在以博客上,突然看到一篇文章,这篇文章非常有意思,是一位“和尚”写的,当看完整片文章后,发现作者是一位真正信佛之人,是一得道的高僧。他用非常客观而又真实、真诚的文字,记录了他与一“牧师”的对话。是他自己的真实经历。所以,感觉他能如此真实的把这段对话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上,也是不容易的。因为他能客观的去比较信仰,这让我们看到他的诚实、真诚的一面。下面特把他的原始记录转发在此,以飨读者

 

和谐之旅


   2008年11月4日,已经到了此次和谐之旅的最后一天了。在行程中我们主动去了解基督教、伊斯兰教、道教,他们的教义、教理、日常修行,以及个人生活等方面的问题,大家彼此都有了相互的理解和交融。在10月31日早上,我与卢道长的交流中了解到道教的发展与佛教一样命若悬丝,道教的文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也亟待有识之士去弘扬、去发展;也谈到道教的日常课诵,佛道相通修行部分道教的诠释等问题。11月1日在与清真寺张主任的交流中,了解到伊斯兰教每天做五次礼拜,他们的戒律与佛教的五戒有很多相通的地方;而且在相处中我们看到他们对饮食的持守非常的严格,不是在清真饭店,即使在飞机上或者在寺庙里素餐都不吃,而吃自己带的清真方便面;他们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起很早搭车到清真寺去做礼拜。基督教的两位牧师和一位工作人员,在整个的行程中表现的是处处为大家服务的角色,很多小事情他们都冲在前面,我和贤甲法师很赞叹他们的善行,期间我们也在效学他们。


教堂
    在返回的飞机上贤甲法师与基督教的韩牧师在宗教方面做了非常融洽的交流,其中很多内容很有启发,能够使得大家更好的去了解其他的宗教,摘录如下:
    韩牧师:“当信耶和华为主唯一的时候,不会雕刻任何的偶像。”
    贤甲法师:“为什么?”
    韩牧师:“因为神和灵是没有任何形象的。安息日在《旧约》中是礼拜这一天,这一天要礼拜神,一般意义上不要有任何的劳动,不要去做工。在《旧约》中是礼拜六,在《新约》中是礼拜天,因为耶稣是礼拜天复活的。”


   贤甲法师:“您讲的第一个是信主是唯一的,第二个是不能雕像,第三个是安息日不能劳动。”
    韩牧师:“第一个和第二个非常相似,前面三个都是分给上帝的,第四个安息日,第五个父母。”
   贤甲法师:“对父母要怎么样?”
    韩牧师:“要孝敬父母。”
    贤甲法师:“有没有具体的。”
    韩牧师:“它这里面就没有具体的。孝敬父母就给与你应许的,应许你代罪能够长寿,这是唯一一条应许的戒律。就当你去做的时候上帝就会应许,应许你生活的长久。”
    贤甲法师:“没明白。允许?”
    韩牧师:“应许。就是上帝给你的承诺。”
  贤甲法师:“如果你孝顺父母,上帝就会使你长寿。”
   韩牧师:“对。”
    贤甲法师:“五个了。然后呢?”
    韩牧师:“具体顺序我记得不太清楚了。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杀人,不可做假线证陷害人,不可贪恋人的一切。”
    贤甲法师:“不得做假线证这一块要求挺严的。所以他们说西方人做生意比较诚实,”
    韩牧师:“做假东西的很少,……”
    贤甲法师:“人家都不愿跟中国人做买卖,中国人老变。”
    韩牧师:“我们作为一个信徒,加入就有一个洗礼的仪式。”
    贤甲法师:“这类似我们的皈依。”
    韩牧师:“我们一般在祈祷的内容里有赞美,也有忏悔这种罪业,拜求,为自己,为别人,为教会,为国家。”
    贤甲法师:“都可以求,还是都要求?可以选一个吧。”
    韩牧师:“可以合一。”
   贤甲法师:“像伊斯兰教每天祈求五次,你们祈求几次?”
    韩牧师:“我们没有具体的要求。”
    贤甲法师:“我们是早殿、晚殿大家一起做功课,其他时间个人可以安排。”

 

   韩牧师:“我们一般也是这样一个规律。我们吃饭的时候要有一个祷告,基本没有固定的。有定时的祷告,也有随时的祷告。比如说有一件急切的事情今天一天都祷告,都可以。”
  韩牧师:“神和灵是无所不在的,不会被任何具体的事物所障碍,所以可以在任何地方,可以在做飞机的时候,可以在教堂里,在家里都可以。”
    贤甲法师:“你们有跪拜吗?”
    韩牧师:“我们有跪,有站立,也有坐着,都有。但是我们有一个原则,就像你们的虔诚,一般不能躺着的。”
    贤甲法师:“不能放逸。”
    韩牧师:“就是这个原则。坐着是特殊情况,教堂里礼拜的时候都是站着祷告,自己单独祷告都是跪着。”

 

教堂


   贤甲法师:“我一直有个疑问,佛教徒出家后专心住在寺院里修学传播佛法,但是就我们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是不如基督教推广得好。但是你们也没有出家,也不是专门住在教堂里。为什么你们的效果比我们好呢?”
   韩牧师:“基督教最强调的一个字就是“爱”。耶稣讲你们若彼此相爱,众人就因此认识你们,是我的门徒了,最好的途径就是爱。为什么留学人员回来之后都信了耶稣呢?就是因为国外这方面做得好。教会一般有各种各样的关怀,我们称传福音小组,给信众传福音。很多人就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体验到这种爱了,和他们接触,就愿意接受圣经,接受他们所接触的信仰。”
    贤甲法师:“关怀。在佛教里我们一般不会走出庙门去,等着愿者上钩,你们会主动关怀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韩牧师:“当然我们的信仰都说,我们有圣灵的工作……。刚才小王给你讲了,我们的神是圣父、圣子、圣灵是三位一体的,我们相信圣灵是无处不在的,在耶稣升天以后,圣灵在我们周边做的工作,我们相信一个人能接受的信仰和还有圣灵的工作,我们人也有当今的一个防慎,我们也要去给他去讲,要在生活中去关怀他,要为他去做祷告,这都是我们该做的。”
    贤甲法师:“你替他做祷告,对吗?”
    韩牧师:“就是为他祈祷。请上帝来帮助他,在他里面做一个能接受的信仰。我们相信上帝不替人做人该做的事情,就是上帝赋予人双手、智慧,人该做的要去做。”
    贤甲法师:“你的意思是说,比如说我需要帮助,你来帮助我,给我来传福音,……”
    韩牧师:“对,这就是我们该做的。”
    贤甲法师:“你们该做的就是传福音。圣灵不会做这个工作,只有他的信徒可以做这个工作。”
    韩牧师:“对,神做的是我们看不见的工作。反正有人该做的,有神该做的,我们称为同工。我和范牧师在教会里还有一个职务叫同工,我不知道你们……。”
    贤甲法师:“同志。”
    韩牧师:“对,就像共产党的那个同志的意思。”
    贤甲法师:“同志是佛教的词,就是志同道合的意思。”
    韩牧师:“和我们的上帝也是同工。”
   贤甲法师:“你们是不是经常关心这些需要帮助的信徒、信众。”
    韩牧师:“比如有疾病我们会到医院去探访他们,可以去家里给他们做祷告,有时候会打电话,通过这些方式去关怀他们,让他们能够感受到上帝的爱,把爱传达给他们。目前国内基督徒毕竟还是少数,这种氛围特别能体现,像美国、北欧的国家特别能够感受到这一点。”


    贤甲法师:“我们强调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能出庙门。”
    韩牧师:“在我们的教育当中就是传递我们的信仰,通过圣经呼吁着每一个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责任、使命,我们的大使命。要有这样的使命感。”
    贤甲法师:“中国佛教一直以来好像类似是隐士、山林式的感觉,跟社会接触不紧密。”
    韩牧师:“对,对。我昨天翻了一下学诚大和尚的那个博客书,也强调在社会中……有很多思考”
    贤甲法师:“他脑筋比较先进一些,不是完全照搬传统的那些方式。博客,光盘等都会采用。我觉得这也是向西方、台湾那些佛教团体学习的。”
    韩牧师:“我以前看到和尚拿手机,感觉特别怪怪的。”
    贤甲法师:“等于大家心目中和尚就应该与世隔绝的,是不是,可能是历史原因吧,给了大家这样一个思维模式。”
    韩牧师:“对,对。历史就给了你们定了这个模式。”


   贤甲法师:“我认为这种经济浪潮、科技浪潮对宗教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大家越来越忙碌,重视金钱呀,对信仰会越来越难以深入,你们会觉得有这种问题吗?”
    韩牧师:“当然有了,我们的信徒,每一个周末都去教堂,我们承认人都是非常忙碌的,人很难抵制世间的这些诱惑,这跟你们很相似。但是我们认为人需要上帝的话语来不断地来更新我们,像礼拜天来沟通交流这样一个时间。那六天做不到,这一天做个美好的见证,”
    贤甲法师:“通过我的行持来见上帝的?”
    韩牧师:“对。要去沟通。”
    贤甲法师:“你们有没有像刚才讲的,工业时代经济化浪潮会不会对你们的基督徒有影响?”
    韩牧师:“其实有好多的事情需要去回应,比如说同性恋的问题,试管婴儿的问题,还有安乐死的问题,关键这些怎么帮助他们解答,好多这些问题,像离婚的问题,有些确实很有争议,但必须要面对这些问题。”
    贤甲法师:“去帮助别人。”
    韩牧师:“对,对。你就是在这种事情当中去面对这些问题。”

 
   贤甲法师:“按理说,压力大时大家对精神导师的需求会更大,看我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去帮助他们。佛教里会有一些修行特别好的人,像学诚大和尚,他那种智慧、爱心特别强,他就能够帮助……,碰到具体的事情能够解决掉。像我们普通的出家人不一定有这种能力。那你们基督教里也有这种比较厉害的大德?”
    韩牧师:“对,我们也有这样一个区分。在教会有不同的恩赐,按照俗话来说就是有不同的才智,比如说讲台上的,有人聊天的时候作用很大,功效很大,教会有这样的人才彼此搭配,一同的来侍奉上帝,没有一个人全才。”
    贤甲法师:“你们有没有,像佛教里面的祖师、大德,他一出世就会对周围,乃至对社会有很大影响。等他一去世,佛教称“圆寂”,这个宗派就慢慢衰落下去。佛教会经常有这种现象。”
    韩牧师:“基督教也有。”
    贤甲法师:“也有这样非常杰出的人出现。”
    韩牧师:“看来所有的宗教都有这个共性。”
    贤甲法师:“我们叫大德高僧,你们叫什么呀?”
    韩牧师:“布道家,在那个时代有轰动的效应。”
    贤甲法师:“听说有一个马丁路德,他是这样的人物吗?”
    韩牧师:“对,他就是改称我们国内的基督教,在西方称为新教,就是因为他的改革。在他之前西方只有天主教,有一些教义进行了改革,衍生出来今天的基督教。天主教神父也是不可以结婚的,像和尚一样。改革以后牧师也可以成家,也可以分开,都属于自愿,但是没有原则上的限制。”

 
    贤甲法师:“天主教和你们比起来多不多?”
    韩牧师:“其实差不多。天主教目前10亿左右,基督教徒也是10亿。他们在有些方面有调整,基督教主要分布在美国、北美洲、加拿大、西欧、北欧、英国、德国、芬兰、瑞典等,一些比较发达的国家。天主教是南欧,东欧也有一部分,南美洲。这是因为历史原因,传教的影响,意大利、西班牙,巴西是天主教国家,澳大利亚是基督教国家,是英国的殖民地。”
    贤甲法师:“10亿天主教徒有多少出家的,修行的,单身的?”
    韩牧师:“一般只有神父要求单身,信徒不要求单身。”
    贤甲法师:“神父就相当于我们这样,终身要住在教堂。”
    韩牧师:“对。” 

    贤甲法师:“全世界有多少人呢?”
    韩牧师:“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比例会很少吧。”
    贤甲法师:“刚才你不是说发达国家基督教徒比较多一些?”
    韩牧师:“目前非洲国家也有一些。”
   贤甲法师:“全世界不信教的人数有多少呢?”
    韩牧师:“有10亿左右,可能都在中国。”
    贤甲法师:“你刚才说你们两个就20亿了,然后伊斯兰教也有10多亿,这样就30多亿;然后佛教再来几亿?”
    韩牧师:“5亿还是8亿,剩下的还有印度教、犹太教、东正教。”
    贤甲法师:“不信教的人大多在中国?”
    韩牧师:“对。”
    贤甲法师:“我是这么解释西方人那么富有:因为他们有基督教基本的教义约束他们,这就类似中国佛家、儒家、道家的一些诚实、平等呀,所以他就会比较富有。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韩牧师:“好像有一本书叫《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就是讲宗教衍生出来的伦理观是西方经济一个坚实的根基。”
    贤甲法师:“真正起作用的是这个,是文化的力量,而不是这些工业、这些技术。”
    韩牧师:“对。那些是硬件的,其实软件更重要。”
    贤甲法师:“这本书叫什么名字?”
    韩牧师:“《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其中有一部分说,要最大能力的去赚钱,尽最大能力去奉献,尽最大能力去节俭。”
    贤甲法师:“节俭?”
    韩牧师:“对。西方的富翁富的了不得,有几百亿,却非常地节俭。像比尔•盖茨,他能够把自己的资产奉献给慈善机构。”


    贤甲法师:“一个是尽大努力去赚钱,一个是尽大努力去奉献,尽大努力去节俭。后两条在中国还有,但第一条在中国可能没有,它比较强调创造财富这一块,激励你这种奋发向上的精神。中国人强调淡泊名利,所以很容易比较消极。作为中国人对赚钱比较轻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所以比较淡薄这些钱,你怎么看这些呢?” (注:看样子,此法师不食人间烟火很久了,还以为现代人和古代人一样,淡泊名利呢)
    韩牧师:“这是一种传统的文人的观点,现在人们都注重钱,现在是金钱社会。”
    贤甲法师:“大家注重是注重,很实际,但是说内心里觉得不是很高尚的,中国人一直这样认为,虽然大家都在赚钱,但价值观念还是有的,基督徒对金钱的看法是什么呢?”
    韩牧师:“钱本身是好的。”
    贤甲法师:“这好像和中国的传统观念不大一样。”
    韩牧师:“金钱本身是好的,人是有罪的。钱,我认为是中性的,可以做好多事情。基督教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认为:人都犯了罪,所以都是罪人,达不到上帝的那个标准。”
    贤甲法师:“佛教也认为人的私欲太炽盛了。
    ……
    在愉快的交流中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飞机已经到达北京国际机场。
    经过几天相处,本来彼此陌生的气氛,并且是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饮食、生活习惯,但在将要离别的时候却变得依依不舍,大家彼此亲切地交流、沟通,互留联系电话,以期保持这种宗教友谊。
    在返回海淀区政府办公大楼的客车上刘部长为大家做了简短的总结,卢道长也奉献两首歌对大家表示谢意,因为丢失身份证大家都为之操心,旅游公司的文先生也对大家的配合表示感谢。
    22:00左右到达海淀区政府办公大楼。我们纷纷感谢统战部和民宗办的各位领导,一一道别。在路上又接上两位下山工作的义工,00:30回到宁静的龙泉寺,终于到家了


 

 

 

2

    分享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