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平凡人 华人宣道会真理堂 陆文淑 文讲章

/ / 2015-10-25
一群平凡人 (1)华人宣道会真理堂陆文淑文 ************************************************************************ 我们每一个不完全的人,都是一幅拼图中的一片小版块。当我们都能站立在应该站立的地方,紧紧的依靠在一起,献上最好的一份,我们这一群...

一群平凡人 (1)   华人宣道会真理堂   陆文淑  文
 
************************************************************************
我们每一个不完全的人,都是一幅拼图中的一片小版块。……当我们都能站立在应该站立的地方,紧紧的依靠在一起,献上最好的一份,我们这一群也许在世人眼中看似平凡的人,就能并置出一幅美丽完整的图画,将最好的献予神,讨祂的喜悦。
          *************************************************************************
 
“Ordinary people,ordmaly people,God uses ordinary people”,上班途中,收音机中一个福音广播节目经常播放这首歌。我不知道每个人对平凡、不平凡的定义。也许多数人都希望自己能够与众不同,有一个多彩绚烂的人生。而基督徒对自己所属的教会或许也有相同的期望。我们是否以几千人的教会来标榜规模之大,以出名的牧师来隐喻自己的灵命程度,以具有社会地位的同工群来显示自己服事的重要?这些条件在我的教会都不存在。我们没有满腹经纶,才高八斗的学者,没有一掷千金的富商,没有一通电话就能疏通关节的权贵之士。在这里没有太多世俗人所向往羡慕的东西,就仿佛我们教会所在的这栋不起眼的建筑,车行路过,不留神的话,可能连招牌都没有注意到。
    但是,从我的眼里,却看见了一群平凡人,组成了一个看似平凡却极不平凡的大家庭。在这个家里,我看见了欢笑分享后,大笑不止,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滑稽相;我看见了悲伤痛苦中相互扶持的手和不需言语,仅以泪水转动的眼神;我看见了为神工作,不求掌声,不计代价,汗流满面,衣衫透湿的耕耘;我也看见了人性软弱中的口角、却在神的爱中包容、退让的谦卑。二十年来,这个家虽不敢说是经过大风大浪,却也在阴晴风雨中,靠着掌舵的主耶稣基督,一路向前。而我个人也以在这样一个家里,接受牧师的牧养,与一群主内亲爱的弟兄姊妹同工为荣为乐。
 
耄耋长者,枝叶长青
年老的长辈是我们教会为数最多的一群,也是祷告会中的绝大多数。如果把祷告会比喻为教会的发电厂,那幺这一群以膝盖服事的长辈可谓居功厥伟。他们中间有的视力不佳,有一次连自己的女婿站在面前都认不出来;有的行动不便,出门拐杖都不管用,一定得用手推车。有的身体羸弱、有的耳朵重听,他们自嘲是老弱残兵,但就是这一群老弱残兵,每个自拜三晚上,风雨无阻的参加祷告会。有一首诗歌中的一句歌词是这样写的:“每一次我祷告,我摇动祢的手”,那么推动教会的,岂不是这些步履蹒跚的老人吗?
    这些年来,常常回响在我耳边的经常是这些长辈的勉励。有一位常说,“我们对神要知恩、感恩,还要报恩。”而她每天正是以一颗感恩及喜乐的心来印证所说的话。另一位长辈常挂在嘴边的话是,“不要怕,有神在,怕什么?”话锋一转,她又会说,“我在神面前是个调皮的孩子。”在我看来,这位每天以信心度日的伯母确实是神面最撒娇的女儿。还有一位伯母多年前于教会建堂后,便加入清扫活动。我们总认为,老人家擦擦桌子、撢撢灰尘就行了,粗重的工作让我们来做。谁知,一到教会,她比年轻人的动作还要快,提水桶去洗厕所,好不容易把她从厕所请出来,她又去洗厨房,没一会儿的功夫,见她在院子里拔草。待清扫结束后,还气不喘地说不累,让我这个做一点事就腰酸背痛的中年人,好生羞愧。
    至于我们的长老,则更是令人钦佩。他不仅是一生奉献给主,一生为神的工作奔波,如今年逾八旬,传福音的负担尤胜过任何人。任何时候、任何人对福音有需要,他总是不辞辛劳,不厌其烦的传讲神的话。坐着传神的话,站着传神的话,巴不得能把神的话统统塞进对方的心里。保罗教导,“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从我们长老那份迫切为主抢救灵魂的心,看得最清楚。他不仅传,而且不断地学。三年前,当教会开始成立分区小组查经时,牧师一连四个礼拜五的晚上在教会教授查经的方法。没想到长老也来了,而且总是最准时到达教会的。他坐在长桌的最前面,不停的记笔记。那种活到老、学到老,在神的话语上,不断追求、不断领受的心,成了对我们最好的身教。
这些长辈实在是以生命见证神的荣耀,箴言中说,“白发是荣耀的冠冕”。(箴16:3l)。我常在想,如果神也给我时日,让我能活到他们的年纪,但愿我也能像他们一样,枝叶长青,而且结果不已。
 
难得弟兄,说唱孩子王
    儿童主日学的工作一向繁重,却很难立竿见影。相较于其它教会,我们中、青年的人数较少,但是依然需要照孩子的年龄分班。所以在老师以及同工的搭配上有时会略显不足。虽然每个班级的孩子人数不多,但是所有和主日学有关的工作一样都不能疏漏。在这种情况之下,校长的担子就尤其吃重。感谢神,为我们预备了一位弟兄,自告奋勇,一连做了数年的校长,即使在卸任之后,仍然不遗余力的协助新任校长,提供经验、信息以及实质上的助力。
    每个主日就见他从储藏室中把每一班的文具箱搬进搬出,腰间挂着一串钥匙,就随着他的走动,叮叮当当地响着。他不仅在圣经的话语上忠心认真的教导孩子,在团体活动中也经常带着孩子们又唱又跳。就像个孩子王。有一次暑期VBS结束后,一早下来累积的汗水,因为没有时间擦拭,脸上早已是汗迹斑斑。乍见之下,些许狼狈,但是一脸笑意,丝毫没有疲惫之态。我这个没做什幺事的人,反倒坐在椅子上。心中亏欠,硬生生地挤出了一句“你辛苦了! ”
“ 哈哈,对小孩子和狗,我永远不嫌累! ”殊不知他的幽默自在,化解了我心中多少尴尬。
 
领袖人才,谦卑事主
    教会自从94年建堂后,每个月就有固定的小组清扫及每年一次的大扫除。有一年大扫除之前,师母要我把工作大致分配一下,以便提高效率,节省时间。清扫的人到了之后,流览一下自己的工作,就可以分头去干活了。还记得当时我拿着扫把正走出餐厅,一位住得很远的弟兄停妥了车,匆匆走进来,二话不说,把外套一脱,就问我:“你派我什幺工作?”他这么一说,我手上的扫把差点没掉在地上。这位弟兄不论在灵性上、在生活各方面都可谓是教会弟兄姐妹的模范。除了有教导的恩赐,更有温良谦虚的性情。从世俗的角度来说,他又有渊博的学识。这位足称为我的榜样,又年长我许多的弟兄,站在我面前,毫不矫情的问我,“派”他做什么工作,而我却在一阵惊吓之后,结结巴巴的说:“我不知道,你去问师母!”见他又匆匆忙忙的往大堂跑去,我只好在心里对他说:“Sorry!”
    从他身上,我明白什幺是谦卑,什么是主里的搭配与同工。多年来 每当我在教会清扫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当时的情景。感谢神,借着这位弟兄的榜样,成为对我时刻的提醒。
    另一位弟兄,同样是领袖人才,同样有教导的恩赐,经常在主日散会,大家涌入餐厅吃饭的时候,手提着一个工具箱到教会四处有破损的地方修修补补。诗班练唱散会后,他经常是最后一位留下和牧师一起爬梯子换灯管的人。他的口中没有喧哗、行为没有刻意示人的表现,在属灵上是领袖,在教会生活中却像仆人。
 
八脚鱆鱼、触角尽伸
    有一位多才多艺的姊妹、从烹饪、绘画、手工到唱诗,无一不通。恩赐大的服事也多,教会各样事工,从主日学老师、诗班、主日午餐大厨、关怀联络,几乎没有一项服事不见她的踪影。更难能可贵的是,如果任何一项事工临时缺人,她会自动立刻补上,而且卯足了全力的去做。到了暑期VBS,需要儿童手工教材。为了能替教会省钱,她会从廉价商店买些减价品回家,自己剪裁制作。有一次,她在地上跪了一整夜剪制模型,而她巧妙的心思,构想出的成果一点也不输给店里卖的现成货品。我常调侃她是一只八脚鱆鱼,外加一些触角。不论是体力、脑力、手工、各样工作,她的手脚和脑子,没有一样不为神摆上。她说的话令我印象尤其深刻的是:“不要老是问教会能给我们什么,我们到教会来,应该是问我可以为教会做什幺!”而她自己正是这句话的最佳写照。
 
琴音乐声、馨香祭物
    诗班是任何教会都不可缺少的一环。以前,我总认为诗班就是一群喜欢唱歌,又有好歌喉的人,但是如果知道他们练诗的辛苦,特别是为了圣诞节和复活节献的大曲所付上的代价,那么每个主日他们在台上所唱的每一首诗歌,我们都要在台下阿们附和。
    特别是诗班的指挥,我们看到的是她挥动的手,觉得对懂音乐的人来说,应该不是难事,直到有几次,我有幸在旁看诗班练习,才体会出指挥难为。
    不论是诗班在主日的献诗或平日的练习,指挥永远要站着。这一站往往是一两个钟头,耳朵要仔细听四部不同的旋律,心要静静的思想每一句歌词表达的意义,手则是高高低低的举着,难得有放下的时候。“大声”、“小声一点”、“这里要柔和”、“Soprano声音太大”、“男声出来得太快了”、“注意这里只有半拍”。对我这个看不懂五线谱的人而言,大概只有在有人放炮的时候,我才听得出来。除此之外,我的耳朵实在太迟钝。但是我看见指挥那种聚精会神、全神贯注的留意每个音符、每句歌词的神情,当诗班唱错了,她会要求一遍一遍重来,语音中带着些许急切。如果诗班唱得好,她双拳一握,口中默念“Good! ”,那种欣喜满意的表情,让我觉得我们有最好的诗班。此刻,她对音乐的造诣和热爱不再是我所羡慕的,而是她把对神的爱和敬畏都融化在每一个琴键、每一个音符中。我羡慕,羡慕她要把最好的献给神的那份心。
    尤其是三年前,她出了一次致命的车祸,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经历了多次的手术,身上戴着钢架、疼痛难耐地做复健。当时,我根本不敢想象她是否还能指挥,然而神医治的大能临到她,不到一年的光景,她回到诗班,第一次举起手再指挥的时候,我不禁热泪盈眶。感谢神眷顾爱祂的人,让忠于神的人能再次侍立在祂面前事奉。
 
烫手山芋、我丢她捡
    多年前 有人提议教会购买超市礼券。反正每个家庭都要买菜吃饭,用礼券和现金一样,如此一来,教会也可以多些收入。自此以后,就有一位姊妹专司此事。周日午餐后,若有人需要礼券就去找她购买,每到一定时间,司库就到超市去订购自券,再交给这位姊妹。
    还记得有几次,我到超市去拿礼券。厚厚的一叠,点清了之后,火速塞进皮包。此刻若有靠近我的人,都有扒手之嫌。我的手紧紧的捏着皮包,里面的礼券活像个烫手山芋,却也于此同时,我总是会想到这位负责礼券的姊妹。数年来,每个星期,她带着礼券往返教会,从来没有过抱怨,也从未见她想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别人。每一张礼券的进出,都有详细的记载,没有出过一次错。愈想愈觉得自己丢人,握着的山芋,似乎没有那幺烫手了。
 
抱病上阵、载歌载舞
    十三年前 儿童主日学校长找我教主日学,我一向很怕带小小孩,只要他们一哭一闹, 我就不知所措。尤其是小班或小小班的孩子,老师必须俱备会教、会唱、会跳、会哄的多重本事,所以十多年来,主日学校长体谅我的欠缺, 就从来没有排我去教年幼的孩子。
谁知去年暑期VBS工作分配表发下的时候,赫然看见我的名字出现在中班老师的名单里。打杂的事还可以,要我教,尤其许多还不是自己教会的孩子,这不仅会误人子弟,而且要丢自己教会的脸。这是我看见自己名字后的第一个反应。好在我的名字排在另一位姊妹之后。我不假思索就去找她,“怎幺办?”。我有些无奈。她看看我,“你不用教啦,帮忙维持秩就好了。因为今年这一班人最多。”“真的不用教?”我再次求证。“真的不用。”她也再次向我保证。对我而言,真是如释重负。
    那是一个炙热的八月天,一早所有的老师和工作人员都准时到了教会。除了合班、唱诗、手工和游戏之外,每班各有两堂圣经课程,每堂50分钟。意即,老师要教两个钟头的课。二十多个孩子到齐坐好了,我也乖乖地坐在后面准备做风纪股长。这位姊妹带来了大包小包的教材,走到孩子前面,上课开始了。我看看表,一晃眼,五十分钟就过去了。她生动、活泼、多样化的教法,让二十多个孩子又听话、又参与地上完了整堂课。而我这个助手坐在椅子上几乎没有移动过。
    中午吃饭时,我找了个空位坐下,正好见这位姊妹坐在我的对面,盘子里只有几根面条,“你怎么只吃这个?今天的午餐很丰富啊!”我问道。“我拉肚子拉了十天,瘦了七、八磅。”她回答。“如果拉肚子没有别的病症,能瘦这么多,我也想拉几天肚子,瘦个几磅。”我脑子里浮过这么一句玩笑话。瞬间,我觉得自己真没有爱心,人家生病吃白面条,我还在开玩笑。但紧接下来,我想到的是,一个人拉了十天肚子,怎么能像刚才那样唱作俱佳的教孩子,她那里来的体力。对她的体谅不禁油然而生。 “等会还有一堂课,你撑得住吗?”此刻我已记不清她是怎么回答我的,当时只有暗暗祷告,求神让她刚吃下的几根面条别在肚子里做怪。
    如今在我记忆中存留的是,她在第二堂课中的表现依然充满朝气和笑声。到最后,看她实在累了,拖了一把椅子坐下来,对着孩子讲述她的亲身经历。她的一席话不仅教导了一群不到十岁的孩子,更教导了我。我听到了神在她身上的大能,更看见了她反馈于主的爱。如果说当天孩子们记住了她所教导的圣经故事,我则是记住了一位从神得力的孩子是如何事奉神。
 
高手掌厨、百人吃饱
    主日午餐主厨是教会一项劳心又劳力的事工。当然在一般人心里,做菜给别人吃,如果没有一点手艺是不敢加入这项服事的。然而即使是烹调高手,要一下子做出一百多人的伙食,恐怕更没有几个人敢轻易尝试。或许是这个原因,每个主日负责午餐伙食的,多年来, 一直是那五、六组的弟兄姊妹。可佩的是,弟兄们的手艺丝毫不逊色于姊妹。
    每组两个人,首先他们要在前一个礼拜讨论要做什么菜,谁烧荤菜、谁烧素菜,要买些什么材料,要买多少。为了能节省开支,他们或许会浏览报纸广告,看看有什么东西正在减价,或专程到廉价店去购买。一百多人吃饭的材料不是几个袋子就可以解决的。很多东西都是一箱箱的买,而且都不轻简。多数掌厨的是姊妹,她们卷起衣袖自己搬货。冷冻的肉或鱼,太早解冻怕会不新鲜,太晚解冻又怕来不及做。所以有时周六晚上先到教会去做好,有时周日一大早先赶到教会去做。主菜加上配料,往往占据了厨房整个料理台。切着切着,一不小心,手指上的一块肉就被削掉了;炒着炒着,锅子里溢出滚热的菜汁就烫到了手。原本梳好漂漂亮亮的发型,随着高温上升的热气,混着额头上的汗水,渗得头发开始一根根的拉直不太成形了。衣服上也熏上了一股菜味。装菜的容器,我不知该用什幺名词来形容,是盆?是锅?还是缸?总之,在聚会崇拜前,四大容器,一荤一素的菜都已经烧好,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分菜的台子上,厨房的料理台和水槽也都清洗擦拭干净了。
    散会后,大家循序进入Fellowship Hall吃饭,我们的口中嚼着香热可口的菜肴,但是在那背后一滴滴的汗水辛劳恐怕只有神看得最清楚了。









一群平凡人 (2)   华人宣道会真理堂   陆文淑  文
 
************************************************************************
我们每一个不完全的人,都是一幅拼图中的一片小版块。……当我们都能站立在应该站立的地方,紧紧的依靠在一起,献上最好的一份,我们这一群也许在世人眼中看似平凡的人,就能并置出一幅美丽完整的图画,将最好的献予神,讨祂的喜悦。
          *************************************************************************
 
巧手献花、花美心更美
每个主日的讲台献花是一个见花不见人的事奉,两位轮流插花的姊妹为了节省开支,又能买到最好的花材,每个星期六一早,别人还在偷闲睡觉的时候,她们就必须开车赶赴downtown的花市买花。为了使所献的花样式能推陈出新,不流于固定的型式,她们还特别去上课学习,不断进修。每个礼拜走进会堂,望见摆在讲台前的鲜花,连我这个最不谙配色和架构的门外汉,久而久之,也被她们训练出了一点艺术眼光。
 
忠心事奉,二十年如一日
    祷告会是教会的发电场。一提起教会的祷告会,大家便不由的想到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教会成立迄今二十年,祷告会一直固定在一对夫妇家举行。二十年来没有间断,也从未移师他处。每个礼拜,客厅和两个卧房都必须供出来。下雨天时,大家即使再小心,也难免把滴滴答答的雨水和泥泞带进屋里。但是从不见他们夫妻眉宇间有任何不悦的神色。这使我想起,有一位牧师数年前来讲道时说过一句话“今天如果有一位弟兄或姊妹在教会服事神,我感谢神;如果二十年后,他还在同一岗位上忠心服事,我佩服他。”这句听似简单,却鲜有人能实践的话,用在这对主内的夫妻身上,真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主恩浇灌、圣灵结果
    另外一个在教会所结出特别的果子,众人见他们从不信,到接受基督,受洗,以至现今积极的服事,实在是体验出神在人身上所施行的奇妙大能。第一次听到这对夫妻的名字是在祷告会的代祷事项中。当时他们尚未信主,来教会正如他们后来所形容的,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但是在短短的几年间,他们经历了许多的忧伤和困难。却在此同时,他们夫妻先后信主、受洗、加入教会,并且同心事奉。如今这位弟兄在小组中带查经,那种对神话语的执着肯定,对经文的熟悉,常会让我在查经中想敲自己的头。我这个从小在主日学长大,所谓的老基督徒,和一个信主才数年的弟兄比起来,真是差得太多了。果真如神所说,在后的要在前,在前的要在后。每次的查经,对我来说,莫不是一个提醒,我如果懒惰、懈怠的话,假以时日,可能要落后得更远了。每当我看见他们的孩子在爸妈面前跑跑跳跳的时候,都不禁感谢神,让我亲眼目睹圣灵的工作,好比一颗种子,从土里钻头、萌芽、成长、茁壮。有如保罗所说的有人栽种,有人浇灌,唯有神能教他成长。多美的一个家庭,多美的一个见证啊!
 
肢体手足,传递主爱
    当然在许多属灵的见证和思考之外,我也想到一些温馨的插曲。让我从教会的肢体身上,体会神的爱。
    对我而言,如果说在每天要做的事中,有那些是我不喜欢做的,那么做饭烧菜可能要名列榜首。每次在厨房待上两三个钟头之后,我肚子里的火就和炉头上的火一样旺。和我比较熟稔的姊妹们都知道我这般见不得人的手艺。有一位姊妹和我一样嗜食甜品,她经常做了甜品蛋糕后,就分我一份。如果一段时间不见好吃的,八成是她在节食了。
另一位手巧的姊妹,做菜又快又好吃。记得某一个假日,和她通电话,在挂电话之前,我懒洋洋的说了一句,“该去做饭了!”没想到两个钟头后,门铃响了。开门一看,她提了一个大袋子,往我手里一塞。“给你送饭来了。”热腾腾的三盒菜,再加上一个面食,还没等我道谢,她已经跑上车了。
    一年暑假,姊妹带着外甥女和外甥从Michigan来。我这个外甥女是个宠物狂,一个周六,她在邻居的车下发现一只出生月余的小白狗,硬是央求我收留。我们烧了热水,拿了毛巾,在院子里给狗洗了澡,正当满身大汗之际,我先生回来了,一见狗,紧张地说:“No,No,你们不要给我找麻烦了,家里已经一只狗了,又来一只。”家里的这只狗是几年前儿子哭着要来的。当初他答应包办一切照顾狗的大小事宜,但是孩子的话不可靠,狗来了,玩了一两个月后,吃喝拉撒的事就全堆到我先生的头上。难怪他看见家里多了一只陌生的狗,反应如此强烈。
    我先生走进屋里,举起电话,打给了一位弟兄。这位弟兄养得一只老狗前些日子走丢了,也许看到这只可爱的小狗会喜欢而收养。一个钟头后.这位弟兄带着太太和孩子来了。他也承认这只小狗很可爱,但是摇摇头说不打算再养狗了。我先生问他应该如何处理,他建议把它送到动物收容所,并且说,“这么可爱的狗,很快的就会有人领养了。”没等我们请求帮忙,他接过小狗,往纸箱里一放,然后说:“我现在就把它送过去。”“真是谢谢你了。”我先生感激地说。见他和太太、孩子上车时,我突然想到,刚刚给狗洗澡时,看到它身上有很多跳蚤,狗身上的灰尘能用水洗掉,但是跳蚤都藏在毛下,根本洗不掉·我赶紧追上前告诉他们。但是他挥挥手,频频说,“没关系,没关系。”一转眼,他们的车已消失在路口转角处。当天下午,我先生去买了除跳蚤的药粉,我们这些抱过狗的人,衣服是洗了一次又一次,真不知跳蚤有没有跑到他们身上。
    虽然这些看来都是生活中的小事,但是每每想起,心中总是涌出感恩和温暖之情。
 
我们的牧者
    最后要谈到我们的牧者了。我想教会肢体都从牧师那里有不同的领受。但是如果以几句话来概括表达众人的心声,那幺我们要感谢神,赐给我们一位在真理上不妥协、不屈从,在任何景况下都能为真道做精兵的牧师。感谢神,赐我们一位任劳任怨、不求名、不恋权、不爱财、淡泊知足又幽默风趣的牧者。
    多年前,我去参加一个退修会,牧师担任下午小组座谈其中一组的主讲人。讲题是“为真理竭力争辩”。第一天座谈会结束后,大家鱼贯而出,我和另一位姊妹正讨论牧师刚才所讲的内容,突然有一位不相识的弟兄拦住我们,对我们说:“你们真是很幸运,能在凌牧师的教会接受牧养,在真理上扎根。”我俩听了,彼此对望一下,然后不约而同的问该位弟兄,“难道其它教会,不都是如此吗?”“那有!”对方脸上泛起一种对我们无知反应的诧异表情,然后接着说,“你们要懂得珍惜。”也许我们真是把神赐给我们的福气视为理所当然。教会的根基是基督,也就是神的话,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了。如果今天我们能对真理有较好的辨认能力,对神的话语能更有所坚持,牧师是绝对功不可没的。
    对大多数的牧师来说,传道与祷告也许是他们最想做的事。在使徒时代,教会建立之初,使徒们由于各项事工太多,所以彼得说“使徒们要以祈祷传道为事”。但是在我们教会,牧师是领袖,有时也是工友。祷告、讲道、咨询、劝诫,探访是例行的事。此外,教会维修也几乎是由牧师一肩挑起。自从94年建堂以来,教会建筑面积纵然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所有维修事宜,没有一件少得了。一会儿这里东西坏了,一会儿那里又出了问题。同工们几乎都在全职上班。牧师为了体谅同工,从不要求我们请假。举凡大小事情,如果自己能做就自己动手,不然请人来修,也必须到教会开门、关门、监工。有一次主堂屋顶漏雨,为了了解确实状况,牧师甚至爬到屋顶上去勘察。有几次厕所的地下水管被树枝卡住,造成水流不通,污水漫溢,牧师身兼清洁工,亲自去清除污水。
    牧师在这个教会二十年了,依照宣道会的章程,牧师任职届满十五年后,每年应有四个星期的休假。但是多年来,牧师除了利用每年开年会的一个礼拜的机会,一边开会,一边休息之外,几乎没有休假。就连出外开年会,也不选择大会为牧师预备较高级的旅馆,总是和师母两人下榻在大会附近的廉价旅舍。而且经常带着水壶自备早餐,以节省教会的开支。
    虽然有做不完的事 有时又扛着巨大的压力,牧师总是笑脸迎人。在一些比较轻松的聚会里,经常展现幽默风趣的一面。碰上一些反应快、又机灵的弟兄姊妹,牧师也可以不逊色的对唱双簧。有几次,令坐在一旁的师母也不禁莞尔。大家谈笑风生,没有一点牧师在场的拘谨不安。多年前有位弟兄,在闲谈之余,感慨的说:「牧师也是人,也会老,会有体力不继,做不动的时候。“通常是姊妹们的心思比较细密,但是这句话是出自一位弟兄之口,的确令人省思。
    当然,一个好牧师的身边,必定有一位好师母。但是很多时候,师母的重要性却被忽略了。有一位传道人曾说过,当牧师们在前线争战的时候,不要忘了他们身后那位坚强的后盾。而我们的师母就是一位以温柔顺服的心,以辛勤不停懈的手来支持牧师和教会的后盾。
    有人生病,牧师和师母不仅是前去探望,师母经常做了菜送去。教会中许多琐碎细节的事,师母还要充任牧师的秘书,经常挑灯夜战,帮忙牧师到午夜时分,还未能入睡。有些事情如果同工有遗漏疏失,师母总是接过手一一处理,而从不责怪。点点滴滴、经年累月下来,让我们觉得她不仅是牧师的好帮手,也在这个被“女权至上”思潮充斥的大环境里,为我们姊妹们树立了良好的典范。
 
我的教会,我的家
    这就是我的教会、我的家。感谢神为我这样丰富的预备。当我对真理不求甚解的时候,我会想起牧师循循善诱,殷切教导的苦心。当我灵性软弱的时候.那些靠主刚强的肢体成为我最好的借鉴。当我在服事上偷懒怠惰的时候,看见牧师和那些忠心的弟兄姊妹,我会自觉羞愧。当我自以为是,心有傲气的时候,我更有机会在这个家里,从我的牧者和肢体的身上学习谦卑。
    我的家虽然不大,也仍然有缺点,但是在这个家里,无论是白发皤皤、弯腰驼背的长者;是正值壮年,日渐发福的中年人;是精力旺盛、血气方刚的年青人,还是活蹦乱跳,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我们每一个不完全的人,都是一幅拼图中的一片小版块。有些版块大一些,有些版块小一点;有些版块圆润些,有些版块有棱角;有些版块亮丽些、有些版块淡默些。但是少了其中任何一块,这幅拼图就不完整,就永远有缺失。当我们都能站立在应该站立的地方,紧紧的依靠在一起,献上最好的一份,我们这一群也许在世人眼中看似平凡的人,就能并置出一幅美丽完整的图画,将最好的献予神,讨祂的喜悦。
“Ordinary people, ordinary people, God uses ordinary people”, 此刻,这歌声又在我耳边响起。

    分享到:
1